for english please scroll down


2021.03.06

我要去终结这
莫大的,至上的幸福。



2021.03.04

她(我)撞破全体谎言的总和:
像一棵稻谷不慎。
撞破 提心吊胆的冬天
像学会什么手艺。

不会回来的昨天的欲望更远更高
与苟且云端协作
跨越起义,革命,
每一个慎与不慎的决定
切断工厂和眼睛的管道
我铸造逃往未来的甬道

我们的春天,忘掉一切的春天
日出永不回落的时候
烛炬飘扬的时候
轻浮的纯洁沉降的时候。
谎成为风的一部分
游行队伍的一部分
不再游行的一部分
去了又返勒出千百条径流
划过花圃,悬崖,爱与雷电

不世出的春天,


失败的。



2021.02.26

瘦瘦的花的灰烬躺在地上我
被三月附身
未来肥厚,带走非常好的消息
与藏木于林或水溶于水中的修辞一般
成为蚁须,蜂舞,
只交换口唇相织的津液?

时间。
我们身处异地,日间交换的时间,
花朵落下,灰烬酿出蜜的时间,
真实安全的时间,
眼睛是宝石的时间,
曾经一束光簇拥另一束光的时间。
我们剥出崇高
想着是时候了
我们的目光被迫搭在月光上



2021.02.25

嵌进身体里的博弈学教材
四肢弹响的节律
         和宠物犬一般慎重
                   放弃破坏性或交锋

从此守口如瓶

而我怀疑不会有特别的明天
失重的失重 迁徙的迁徙
软热在球场被花瓣盖满



2021.02.24

一声轻盈的(轻盈的)在耳边牵拉
一场演出
一项杰出的怀柔政策 一同
阻止热情被洗劫一空

我用热情抢走热情
用生命结算生命
在质问,疮孔与地衣之间
谋划度过光阴的方式



2020.12.27

将同一束火苗掐灭两次
就能梦见两个你
予我同心协力的奸污

故里有热量嘶叫很凶
祈求这秘密不说出
⋯你爱人不修旧如新,
却推陈出新
我接受这走向溃烂的预言。



2020.12.15

删除键是最小的潮汐
在字符与云上下一白的瞬间
卷走记忆

苔原是迦南美地
她的缎带长出霜样的鳞
吐着信子



2020.12.14

想不到吧
亘久的许诺开始年度钜惠
那么恳切,都要信了
“远在远方的远比永远更远”
缔结成软烂的修辞

不婉拒了
若有鳞翅目专家的名
与大蓝灰蝶命名的权利
就做这母语的流亡者
苦役中种植名为须臾的果
一年多熟



2020.12.13

on norilsk, a city of nickel mine, and hypothermia 

西伯利亚高压按紧湖浪
矿井与酸雨相互瓦解
极夜中连欢好都是琐事
就着蓝冰的腹地前镝声款款 

高达三米的减温层太坚硬了
我们的生活太局促了
幸好蘑菇与浆果
在每块墓碑前生长
幸好时间广阔
把每个泥足深陷的尝试
鞣制成精美的皮囊 

羽毛和矮脚马快烧完了
皮肤变蓝衣衫褪尽的那日降临了
幸好苦寒和坚忍成为惯习
幸好血管承受不住温暖
我们来跳舞吧



2012.12.12

(一)
親愛的我不飲酒因為
執念早就夠烈了
足夠填滿整座新淨的水族館

我想這即是鮟鱇魚
肉瘤一樣的生命強度


(二)

約定的會面老被無限推遲,
以致,喚我,再輕
如金魚鰭劃過水面
紡錘仍刺破手指
(你等了太久)(差些抱柱而死) 

我終將識別、句讀、撕碎
每套比恆星更閃爍的說辭
在非法捕撈的淡水
仍有田螺姑娘的風姿
(自縊在珍珠廠)(無意撬開你齒)



2020.12.11

你看这“回”字型大厦像不像你
首尾接续,水无法冲破的羊水
黑夜中谁祝福谁快快放弃
不再索取星星与圆盘
不再填补前世的缺席
更无法跨越二十九度温差
与双重的痛苦相抵

这样,还我质问后就互不相欠
熟悉每一片黄叶的情人
不愿看你奔向堤岸的情人
分享回忆如泣如诉的情人
知道你,知道未曾求索此中宽恕
仍宽恕你的虚荣心与小聪明
是我加诸的任性
可道德的极限是多么通俗呵
不再触碰
不再指认
春天打湿你枯如矿井的笔



2020.12.10

(一)

十月,我请求奔赴北国的苔原
学习广袤大陆中的历史学谱系
没有河道,只好改乘火车
雪还来的太早
你说我来得太迟

如果季节注定无法跨越
何妨不告诉我
不必闪转,再自顾自认养所有郁悒
谁戳破幻象又能被原宥?

十一月,我只身游过一条河
融化尚未剥落的老练戏仿
而这不是待办的要事:
我要连根拔起我的记忆
我要远离午夜的花园与广场
我要学会去国怀乡,背信弃义
这令人惊诧的…诡秘的…
反义的应许之地中
谁是打破沉默的耳语者。


(二)

“射向虚空中的风是多么强劲啊”
赤手空拳抢夺烛焰时
远方亦神秘地附和
说一同坐六天五夜火车
途经乌兰巴托
只有此时,只在此时
有唱针滑错一格的错愕

我誓将夺回这沧海一粟的可能性
却打成模仿,或比不上模仿
模仿一个影影绰绰的许诺
实则不曾许诺
必胜的战役怎么输呢

无限持存的暴力也太烈了
亲爱的,爱神首先是悲剧之神
——这金蛇衔尾的命运
相变不属于我



2020.12.08

她对她的痛苦半推半就
如在怀抱中变成软体动物
炮火寸进,防线寸退

高原上的原子钟坍塌以后
生命开始诞育时差
她默数着猜测着他的节奏
像揣测命数,一,二,三
开始飞坠



2020.12.07

既然我们抵死弃绝这英美的灵
也要飞探这河流,又试一试
那么渎神,那么张开身体
臂膀之上曝生出背羽

倘若我们成功略过智力的测验
就不再有穿越暴雪与飓风这一说
在这一刻,好运仍欠些火候

悄然的对峙与死亡同样
是必来的,是挂一漏万的
更多成为一种心灵快感
是的,我期待未来不再有此般明察



2020.12.03

你纤柔的话术着陆在纵身之地
替我从容
恪尽魔女的职守,穿过千山万水
冬日拟像,雨降如注
如矢如落灰

而我知道这也不过一般等价物
在此你是最年轻的老饕
除去面向未来的冒险
与似梦似幻遍历故园风雨的爱
什么都可以给我



2020.11.28

潜行前得将手枪收好
凡士林上膛,桂花落下
她弓身掠过速度的激光雨
唇纹被照猫画虎地抚平

战争中她走向往日恋人
亲吻迟滞,如末世等不到的神降
“你是”,他问句开阖
泪的径流开始冲刷红色地表
等到凹岸侵蚀,万物都显现
十米外掉落闪转的光

(在这个新成立的国家,唇纹是二维码)



2020.11.26

为什么夏末这么难熬呢
剩下的日子大抵除不太尽
水桶里盛满,你把
一抔阳光慷慨地泼向另一抔

此刻想起四杯二十五度的水
倒在一起,便能沸腾
这爆炸来得真是妙手偶得
你镶好这重复千万次的轶事



2020.11.25

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梦里我买含羞草,收容飞虫
把一树叶子渐次抚过
(就当它风吹颠倒)
没有:没有一片听话地合拢
地板袜脱掉、跨越闭锁
叉子看镜中流转的我

还梦见磁力小径,被遗忘的末日液体
疫病浪荡,结束在山腰的展览方才开始
所有的宏大叙事都归零
也不能置换什么

写完全世界最痛苦的话



2020.11.24

我们就这样跳过了审计,多么草率
本应内部流传的管理账本
在禁区内赤裸地摊开
阴谋中你 娜斯简卡,
将冬天设为无辜的法人
娜斯简卡,
这里的水域截停一辆辆马车
你的城堡在矛盾中睡下
我没收你靠近半岛的羽翼
是不是不曾到来,或者
不经咀嚼地遗失雪的名字
便不会有半点牵连
你忙忙分辨如体认


(二零一六年,歌和老街局部大雪)



2020.11.23

亲爱的
你的脸是上好的正念练习所
牙齿不齐,微笑时往前拱出三毫米的嘴唇
我不依赖二手经验找你的眼睛
像极了洄游鱼

亲爱的
香樟种在后院,我们
丢弃你的眼睛然后,穿越
凭直觉游过高架地下的黑暗

亲爱的
早就知道你是二流货色
犹如今日大致多云



2020.11.21

是这样的
我们把衣服送去街角的洗衣店
然后双手捧起洗衣珠
像呵护会融化会爆裂的宝石
我尝过洗洁精是甜的
咬破胎衣 洗衣珠会不会比鱼肝油甜

夜里你抽烟我不抽烟
轮椅分享单车道,在另一侧
我说这是一种漫灌的温柔
原始的大洋洲宗教乘小舟过海
放下渔网,也开始偷偷现代化
你问三轮车可以上单车道吗
你说来滑滑梯不要走钢索吧
都只有微妙差别
我握着你的手请求你停止说话



2020.11.21

十四岁她的生命就抛锚了
救援船带着补给前来
第一盎司的能量后巫女伸展身体
摘取永远,频率接近慷慨

午夜二十六时
病做好错置的简谐振动
暴力膨胀,骗局勃发
牵着她的弦无声断裂
唇角残有奶油与树莓的汁液
再手刃缺氧的迷醉感
是谁的委任创作



2020.11.19

眼见毫无尽头的夏日
分不出的紫荆与异木棉
以及江海的盗汗
一同掉落蜿蜒的小径 像跳水
一滴水融入另一批水
也像偶然迸发出巨大激情和爱下的她选择自毁
路与一等座火车比拼着盘上山峦

近乎最南的南国里她们指向同一片星
絮絮谈着美术馆下雪 雪 和造雪机
梦里大家无依无靠 悲天悯人
白鸟成为一切候鸟的指涉
她敲敲被黏着语搅在一起的齿
问沙中线真的能通车吗
她想真正的永远可能不在生死登记总处
而在路政署的年度刊物里 静坐示威


2020.11.18

“盈满则亏的道理我是知道的”

那把声音温润地飘来
你得知道的
可不把信息填得那么美满 那么重
也就无法
筑成出口 是出海口

心脏支架的价格骤降了
她说那她更放心地去病了
皮埋 活检 穿刺针穿刺
疼痛驶过上皮组织
轮迹清浅易逝像极了沙漠
若植入一种必死的信念
算不算最准确的牙牙学语


2020.11.17

试图驳斥一种妙语的可能
却看她乘着蜜立于疾风之上
三千吨的云扑面而来
掩映一亩又一亩甜美的惊惧

她寂寂写下太多次寂寂
悄然擦去毕竟留有痕迹的毕竟
逐日的轶事谁不喜欢呢
可从东流转到西的巴别塔
也白白燃费了一万双翅

人们凭真挚的激情谋杀彼此
我想独自死去原不是不可触及的事情
柔软的茧抽开眼睫
放弃相爱,或为新年最孔武的自戕


2020.10.17

一边跑一边剥落血肉 堵上每一条长街
自然:也巴望撕毁锦帛上的圣殿
黄色白色的蝴蝶结缎带我全部都戴过了
殉道者 岁月 倒塌 
柔光升腾起来

不必说壮怀激烈但要疾走
不必将呓语换作谜语 琼浆或是美酒
不必身着褴褛衣衫
不必弓行每一个弓行
不必索求百分百的置换
——都是骗局
“这样的夜晚你也目送过”
她衣锦夜行 接吻时交换同一朵花的蜜
月光下满斟梦的力比多



2020.10.15

被缓慢的忧愁逮捕了
从此也没有必要守贞
我们拍打着战鼓扰动粉色烽火
我们分析守则
我们轰破城墙
我们拒绝智力的正视
我们一步步修起层峦与龃龉
我们放弃(话语)

朔日,厉鬼同万马齐喑
械斗
基辅连年饥馑



2020.09.29

所有的边界都被画地为牢
边界成为边界 明晰地测绘
她用眼睛亲吻另一只眼睛 挥一挥手 带来蝴蝶 
蝴蝶也是一种扇子
然后风暴带来颠扑不破的风暴

她的洋娃娃粒子化了
昨夜的电子诗歌也不见了
在断裂的数据中爬罗剔抉而不得
沮丧 再重新描摹
时日太近 故也不必擦亮
或曾重叠的误差 
况且窘迫的存在本身便超出了三个sigma

所有精确的东西 她迷恋得血脉贲张
所有模糊的东西却是她主动给予的
二律背反是缀着珠光的透明指甲油
她修补着斑驳 也将玩具重新封装



2020.09.28

丢三落四让她等待无需等待的东西
坚尼地城的山上 紫荆操场旁
她习惯事务与事务的边缘被连根拔起
不用等待戈多 这一次成了白象似的群山

无法详述的意象拿走后就别还了
她想象所有的词语被拿去打质谱
揣回手心的那刻 
被告知成分中精确到微克的重量
“少写一点”的话那也不写了
全部都别写了
遗落的身份标识连成一副同花顺
这次她亲手印制自己的时间切片
是泡泡龙也是连连看 消散在日光中啦


***

2020.12.12

my pain’s curious why she’s unpaid
my gun’s loaded while future can’t refresh
my fate’s accepted 'cuz no one remake 
i nested in aquavit
sincerity's toasted 



2020.12.11

accelerated, accelerated
boy of the wind...
captcha of our afterlife,
be it like robot
or penetrated
NO
still penetrated
NO 
yet penetrated

( dare we run )



2020.12.10

Alice is multi-sited
Alice leaves no blank
Alice is submitting
Alice never escapes

copper iron knock knock
shall you protect Alice
Alice is a pony 
you don't need me your pony


//


letting you be my life-editor
is to co-opt, co-read
notwithstanding
you gave a sermon: 
modern love is the right mood of love



2020.12.09

moon river
they sang dream-maker is heart-breaker
enticement is excitement 
violet is violence
reciter is relic
rival is river

little did you know
there's only nuance
moon river is moon rival 



2020.12.08

one night
i fog you 
i burn you
i crash you
i display you
i withdraw you
i …

presumably no night
a catch 22



2020.12.07

seriously speaking
it’s cynical for craving
for love
for lure
tell no one i know
but still improvise 

a inescapable tumor came across
still i am overly curious
which one will you hand over
your under-explored soul to 

a silhouette or a skeleton?


2020.12.05

dear, i am here begging
don’t ask whether i will
be a dead star
or a dwarf planet
don’t exile me then call me pluto
it's not a glory, do you

dear, please 
don’t trace how i deteriorate
and detonate 
the atomic bomb in my eye

dear,
is that alright 
if you are the only reason 
for my obsession of violence
i am imprisoned 



2020.12.02

world is your casino
i am the nature
why do you 
weave my forthcoming breakdown
and a web of lies
into your failure 



2020.12.01

on your unlawful leaving 
i did my midnight landing
as safe as a complete surrender 
but walking up that slope

tonight, together
we arrived at the coldest plain to
have my heart torn apart 
the blood froze in no direction 
your delusion begot my seduction 
you made me shrink more
you accused me of my entrusting 
which vibrates as a liberation 
how modern and civilized i thought



2020.11.29

if i had never
mourned in the morning ray
shall i remember the sacred
while being amorphous
i choose the blasphemous

you’d be fulfilled when
you yourself become vernacular
( it’s called modern )
more suicidal i am
such confession appreciated
nothing drilled through



2020.11.28

ribbon is a snake
bow is a shield
what is a rosette
phaleristics and
my wrinkled you



2020.11.27

the password to my future unfolds 
like the end of a battle 
while my tyranny remains 
as a snapshot in your album 
you said you felt on edge
what are you expecting 
it has been a gamble


2020.11.24

we skipped our annual audit, how hasty
ledger should have been circulating internally
in the restricted area
spread out, naked.

in the conspiracy of you, Nasjanka
who commissioned your winter
as an innocent legal representative
Nasjanka,
a carriage stopped in the waters here
your castle slept in contradictions
i confiscated your wings near the peninsula
did it never come, or
as long as you wipe off snow’s name
without chewing
there won't be any involvement
you busy distinguishing as acknowledgment



2020.11.20

will there be a nightmare 
without our recurring kisses
you named it aging 
i say such a growth 
may I have a dish-washer
well-tempered enough 
sometimes makes no noise 
sometimes makes noise 
to cover up my screaming 
as cleaning up a murder scene 
joyfully
more concentrated 
than the gentlest foreplay

we held our unbiased bias 
broke my most endearing glasses 
you endorsed me for being wounded 
i am the wounded :
on those pieces I kneeled down and down and down 
and down 
and in
while the unexplored had been explored



2020.11.18

in chaos, 
she runs from pathway sideway to highway 
faster than 
a stream of air bumping into another stream 
is it an emergency? 
she eagerly being squeezed 
and formed into a hurricane 
riots in memory 
your sweetest revenge in revery



Using Format